新疆25选7开奖走势图>教科衛體委員會

得“天時地利人和”,中醫藥事業頂層設計如何落地?——全國政協教科衛體委員會“完善中醫藥事業發展的政策和機制”調研綜述

2019-05-29來源:人民政協報
A- A+

“神農嘗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荼而解之。”從遠古時期神農傳說開始,中醫藥守護著中華民族的繁衍生息,至今已有數千年。

然而,這項事業從未像今天這樣處于“天時地利人和”的大好時機:

習近平總書記一系列重要論述為傳承發展中醫藥事業提供了根本遵循和行動指南,黨的十九大強調“堅持中西醫并重,傳承發展中醫藥事業”;第一部全面系統體現中醫藥特點的綜合性法律——《中醫藥法》正式實施,國務院印發了《中醫藥發展戰略規劃綱要(2016-2030)》,一系列頂層設計日臻完善。

“中醫藥事業取得的成績前所未有,發展的優勢、趨勢和態勢前所未有,面向未來所面臨的挑戰、問題和困難也前所未有。”

4月下旬和5月中旬,全國政協副主席盧展工、何維先后率全國政協教科衛體委員會調研組,就“完善中醫藥事業發展的政策和機制”分別到安徽、黑龍江兩省調研。在實地調研多個中醫藥大學、中醫院、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中藥材種植基地和流通市場、藥企,并與相關部門、醫院、企業、群眾廣泛交流后,調研組作出了上述判斷。

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迫切需要中醫藥在疾病預防、治療和康復上發揮更大作用。應對種種挑戰、問題和困難,必須推動頂層設計精準落地,這是調研中委員們的共識。

西醫“腿長”中醫“腿短”

“下眼眶發黑,是鼻炎的癥狀。”

4月22日下午,安徽省合肥市肥東縣中醫院國醫堂,坐診的鄭日新教授正專注地給一個小男孩看病。

作為安徽省中醫藥大學國醫堂的名醫、新安醫學“鄭氏喉科”的傳承人,鄭日新所在的醫院與肥東縣中醫院建立了合作,因此,鄭日新每個月總要來肥東縣中醫院坐診幾次。

鄭氏喉科起源于明代嘉靖年間,已傳承近500年,由于療效顯著、花費不高,鄭日新的專家號在肥東縣很受歡迎。“很多人想掛都掛不上。”4月22日,調研組來到肥東縣醫院,醫院一位工作人員說。

如果一樣事物歷久而不衰,其必然具有不可替代的優勢。

與西醫比,中醫藥有“簡、便、廉、驗”的特點,在治未病、某些重大疾病治療和疾病康復方面優勢明顯。而且,中醫藥不僅僅是治病用藥的學問,在它背后,蘊藏著中國古代人文思想、自然科學、生態理念、道德文化的精髓。

“中醫藥學是中國古代科學的瑰寶,也是打開中華文明寶庫的鑰匙。”2015年,習近平總書記致信祝賀中國中醫科學院成立60周年時如是強調。

這是一把至關重要的“鑰匙”。但在調研組看來,中醫藥事業的發展水平與其獲得的重視程度還不成比例,它對保障人民生命健康和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的貢獻度,與其獨特的優勢作用尚不匹配。

“中醫藥在醫療市場競爭中并不占優勢”,4月23日,在與調研組座談時,安徽省副省長楊光榮坦承,“我們大部分縣級中醫院是在改革開放之后、在原城關衛生院基礎上改建的,發展水平大多落后于當地同級綜合性醫院。”

歷史欠賬多,發展不平衡,使西醫“腿長”、中醫“腿短”成為普遍現象,“中西醫并重”在實踐中并未真正落實。

“還是認識不到位”,全國政協教科衛體委員會副主任孫咸澤認為,有些政府部門人士并沒有真正理解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的“瑰寶”“鑰匙”的內涵。

雖然得到國家大力支持,但中醫藥事業的具體支持政策往往限定在現代科學體系框架內?;畦寸N?,現行的中醫西化、中藥西管,并不適應中醫藥特點和發展需要。“現在是‘中學西’做得很好,‘西學中’不夠。”楊宇飛委員說。

是不是定要用西醫或現代科學體系來證明中醫藥學的科學性?4月25日晚上,在安徽省亳州市下榻的賓館內,調研組內部展開了一場熱烈討論。

西方的現代科學并不是科學的唯一體系,這是不少委員的共識。

“所謂現代科學,就是要有一套理論體系,可驗證、可應用,對未來發展能提出預測意見,中醫完全符合。”方來英委員說。對此,唐旭東委員下了一個定義:“中醫藥學是根植于我國古代醫學母體、實踐性很強的古代科學。”

談到中西醫治療疾病的區別,蔣健委員談了自己的體會,他認為,人體是一個復雜的系統,主要會患上兩種系統疾病,一種是現代醫學已經基本解釋清楚的疾病,還有一種是現代醫學尚無法解釋清病因的,比如人類自主神經功能失調造成的疾病,包括眩暈、頭疼、胸悶等等。“比如眩暈,做CT查不出來原因,但中醫的治療方法就管用。如果一定要套用西醫的標準,套不上去就說不科學,那就不對了。”

認識不到位,難免有偏見。“很多人一提中醫就是泡腳、推拿,那不是中醫藥的精髓。”楊宇飛委員感慨地說。

在肥東縣中醫院國醫堂調研時,周爾忠醫生提到一個讓委員們印象深刻的順口溜:“心肝脾肺腎,看病無人問;心肝脾肺‘賢’,到處賺大錢”,他說,一些把“腎”讀成“賢”的“偽中醫”大行其道,搶占了“真中醫”的市場。

中醫藥學是科學,事實已給出證明:2015年12月,獲頒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的屠呦呦發現青蒿素,就是從《肘后備急方》等中醫藥典籍中汲取靈感。在調研組出發前召開的情況介紹暨對口協商座談會上,國家中醫藥管理局負責同志介紹說,“十二五”以來,中醫藥領域有63項科研成果獲得國家科技獎勵。在調研組看來,當前需要營造中醫藥事業發展的文化氛圍,加大對中醫藥法的普法宣傳力度,清理整頓“偽中醫”,引導全社會科學認識中醫藥。

“不管白貓黑貓,首先要逮得著老鼠”

“我跑了很多家醫院,都建議我截肢。到了這里,醫生說不用截肢,把我的血糖指標也控制住了。”

4月23日,安徽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的一間診室內,一位包扎著左腳的男性患者向調研組講述他“驚險”的求醫經歷。

這位男士身患一種糖尿病并發癥——“糖尿病足”,嚴重時會導致腳部肌肉骨骼因感染而壞死。幸運的是,在這家醫院的傷口造口中心,他靠中醫的治療方法保住了自己的腳。

現在,安徽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有一大批中醫藥方面的優勢學科,就醫的人絡繹不絕,門急診人次年年攀升。

如果把人的健康比作1,事業、財富都是1后面的0,人生是否圓滿,全系于1的穩固。對于中醫藥事業,治病救人就是“1”,沒有好的療效,中醫藥事業的振興無從談起。對此,馬建中委員有一句形象的概括:“不管白貓黑貓,首先要逮得著老鼠。”

不過,在身為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局長的于文明常委看來,中醫藥服務與人民群眾希望方便看中醫、看上好中醫、吃上好中藥的需求還不適應。

服務能力不強,原因之一是缺人才。

中醫藥教育應當遵循中醫藥人才成長規律,《中醫藥法》中有明文規定。但是,當前中醫藥院校教育和中醫藥事業發展結合得還不夠緊密。

“在大學學習中醫藥學,本來就有點‘中不中、西不中’,參加規培(住院醫師規范化培訓)又比較‘西化’,中醫藥人才培養是不是應該突出自己的特點?規培采用‘師帶徒’的方式是不是更好?”4月25日,調研組與安徽省亳州市華佗中醫院座談時,一位年輕醫生說了自己的心里話。

中醫藥學的實踐性、經驗性很強,以師帶徒的“師承”方式是千百年來薪火相傳的法寶。不過,調研組在走訪部分“國醫大師”工作室和“名老中醫”工作室時發現,他們的培養弟子現在無法獲得學歷上的認可。

對于人才培養,調研組建議加大“西學中”的比例,增加醫學院校中醫課程的比例;將中醫院校培養和師承培養結合,恢復第六批全國老中醫專家學術經驗繼承人員獲得相應學歷的政策;對中醫藥學院士、中醫醫師晉升職稱、中醫院校畢業生的評價要有自己的特點,不能完全照搬西醫評價體系。

現在,讓安徽省淮南市壽縣中醫院院長朱長鈞煩惱的是,人才招來了也留不住,“因為待遇低、發展空間小。”他告訴調研組。

據調研組了解,一些基層中醫院乏人乏術的問題突出。在壽縣中醫院調研時,壽縣縣長程俊華給調研組提供了一組數據:全縣醫療專業技術人員1400多人,其中中醫類專業技術人員還不到兩百人。在黑龍江省大慶市調研時,調研組了解到,全市中醫類別執業(助理)醫師僅占執業醫師總量的14.72%。

兜住基層“網底”,需要提高基層中醫醫師的待遇,這是調研組的一致觀點。大家認為,獲得基層中醫師資格的可參照義務教育階段教師待遇,不低于當地公務員待遇。

調研中,委員們發現,醫保政策導向性不強、中醫醫療服務價格偏低、財政投入不夠等因素,讓一些中醫院的發展心有余而力不足。

“來門診看病醫保能報銷嗎?”

“不能,都是自費,只有住院才能報銷。”

5月15日下午,調研組在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香坊區中醫院調研時,醫院負責人這樣回答委員的問題。

在調研壽縣安豐鎮中心衛生院時,衛生院負責人說,“我們70%的支出只能靠財政補貼。”安徽省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負責人告訴調研組,他們獲得的財政補貼只夠給離退休人員發幾個月工資。

其實,在《中醫藥法》中,對調整中醫藥相關服務價格、完善基本醫保支付政策等已有明確的規定。“頂層設計有了,關鍵要推動落地。”參加調研的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副局長、黨組書記余艷紅說。

5月17日,在黑龍江省大慶市調研時,調研組看到一個積極案例———醫保規定丙類藥品及診療項目醫?;鴆揮柚Ц?,大慶市擴大了基本醫保藥品目錄范圍,將這部分藥品納入醫保個人賬戶支付范圍,并將院內自制藥劑也納入個人賬務支付范圍。“這個探索很好”,余艷紅當場點贊,她建議大慶市繼續在這方面先行先試。

對中醫藥事業的扶持政策還需細化,對此,調研組建議建立健全各級政府中醫藥管理機構,讓中醫服務項目如針灸、推拿等價格體現其服務價值,提高中醫藥在醫保中的報銷比例,對基層醫師隊伍加強培訓,讓基層醫療機構有能力開展基本中醫藥服務。

向現代科學開放

2018年,習近平總書記考察珠海橫琴新區“粵澳合作中醫藥科技產業園”時,對中醫藥工作作出了重要指示,強調深入發掘中醫藥寶庫中的精華,推進產學研一體化,推動中醫藥產業化、現代化,讓中醫藥走向世界。

調研中,“現代化”是委員們頻頻提及的一個詞匯。

從中醫傳統知識的發掘與轉化到提高中藥材與中成藥質量,中醫藥走向現代化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中醫藥事業要向現代科學開放,向前沿技術和先進管理思想開放。”調研組組長、全國政協教科衛體委員會主任袁貴仁說。

整齊劃一的農田里點綴著星星點點的花苞,有的已迫不及待地伸展出一片片深紅的花瓣來。

4月24日下午,調研組來到安徽省亳州市協和成中藥材種植基地,田間的白芍正含苞待放。

白芍是常用的中藥材,在東漢張仲景《傷寒論》中記有“芍藥甘草湯”方劑,可治筋脈失養、腿腳攣急。

在這個種植基地,一畝地種多少白芍,株距、行距、深度多少,施肥用料多少,要算得清清楚楚,用什么樣的栽培技術和農藥,都有明確要求。

千百年來,中藥材種植都是靠天吃飯、廣種薄收。今天,中醫藥要走向現代化,需要從中藥材種植的源頭開始建立藥品質量標準體系、管理體系和監督體系。

“中藥材種植對氣候、土壤、微生物菌和化肥農藥的使用都有嚴格要求,不是哪里都能種、誰都能種的,我覺得需要全國層面的統一規劃和各相關部門密切配合的嚴格監管。”在與調研組交流時,亳州市市場監督管理局負責人提出建議。

中藥材既是藥品原料,又是農副產品,農業農村部門對中藥材種植采取的是農產品管理方式,藥監部門又不具備監管中藥材種養的法定職權和專業能力,這種職責劃分難免產生監管漏洞。

“在歐洲市場上,每個雞蛋從哪個養殖場出來、是哪個日期生產的,信息都能追溯。”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局長焦紅常委認為,應該規范上游中藥材種植,并督促企業履行主體責任,建立中藥材質量追溯體系。

在質量追溯體系方面,日本已走在我們前面。據不完全統計,國際中藥市場160億美元年銷售額中,日本產品占80%,韓國產品占10%。日本“漢方藥”不僅在生產質量控制和標準方面建立了成熟的體系,在研發和創新上投入力度也很大。

“墻內開花墻外香”,這是一個尷尬的現實。“我們要有?;?,要看到日本和韓國對全球中醫藥市場的占領。”全國政協教科衛體委員會駐會副主任叢兵說。

國際競爭最終考驗的是中醫藥科技創新能力。調研組認為,應推進產學研一體化,重點建設中國中醫科學院大學、中醫藥國家重點實驗室、中醫臨床醫學研究中心、中醫藥產學研協同創新示范區等,建立更多中醫藥重點學科;推動中西醫協同科研,攻克腫瘤等重大疾病的難關;開展中醫“大科研”,讓傳統中醫理論和現代科學技術相互融合借鑒。

順應四時、天人相應,歷來是中醫藥養生理念。要把中醫藥這一祖先留給我們的寶貴財富繼承好、發展好、利用好,也要順應四時而為——走向現代化,惟其如此,中醫藥事業的振興才指日可待。

版權所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 京ICP備08100501號

網站主辦:全國政協辦公廳

技術支持:央視網